在线播放茄子短视频app

は防§过§lv以下为错字按拼音为准白渡=bidu以虾=yixi嘿=hèi炎=yan哥=ge管=guan砍=kan醉=zui信=x张=zhang街=jie(前面将冯文若的修为打错啦!应该是景门一宫已做改正!疏忽之处,还请见谅)

霸王城的交易会,更是为众多修仙之人提供了一个平台,每个月的月十前后的几天,霸王城都会热闹非凡。

热闹无非是人多,人多了,自然会有一些摩擦发生,甚至本有夙愿之人,相互见面大打出手也是在所难免,有鉴于此,霸王-连屠对霸王城下了禁斗令。

凡在城内者,严禁争斗,违者,格杀勿论!

此令一出,整个人皇国都为之一肃,再加上连屠曾几次亲自出手灭掉两个杜门高手后,凡是来霸王城的人,均都严格遵守这个禁斗令。

王墨四人在来霸王城之前,便大概了解了一些霸王城的规矩,旋即便在霸王城外百米之处停下,弃剑步行!

王墨目光一扫,打量眼前的霸王城,这霸王城远比传说中的繁华,仅仅是这城外的大门就远要比一般的大城高档很多,眼前这城门完是由铁石做出的,忽略一计,少说也有百丈

城外大门站着两个笑容可掬的青年守卫,负责接到来往行人,发放通行令。

仙识一窥,二人修为立刻在王墨眼里没有秘密可言,左边那个有着生门初期的境界,右边的稍弱一些,仅仅只是休门中期!最新章节已上传

望着一排如长龙般的进城队伍,王墨也不着急,与贺方站在中间,闲暇之余四人小心以仙识窥探,前面众人修为均是各层不等,最高的是伤门八宫的修为!

等了许久,这时轮到王墨四人进城,贺方连忙上前缴纳四块银晶,与王墨三人走进了城门

四人小心摸索的找了一处客栈住下,行驶了数日,四人均有些乏累,稍稍吃了些酒菜之后,便回房打坐!

你好是你的甜美

因为贺誉从小对霸王城的向往,四人在休息一晚后,便好好的在霸王城中玩乐了一番

四天后,霸王城内繁花似锦,众多的修仙之人来来往往,热闹非凡,王墨四人一早就离开了客栈,徘徊在城内。

王墨四人漫步在城内,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着,其中不乏有一些让四人心动的仙宝,可惜对方要价均是太高,四人囊中羞涩,只能眼露不舍的离开。

又在各个摊位转了一圈,王墨四人看到了不少炼器的材料,其中大部分都是价格不菲,更有一块水木,更是要到了天价。

半晌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,四人便寻得一处酒楼吃饭!

霸王城西城最繁华的小君街上,有一处占地数百亩大小的巨宅。在宅院的黑漆大门上,挂有一块写着“霸王府”三个字的匾牌。

在匾牌下面则有八名劲装大汉分站两侧,这些劲衣人一个个昂首挺胸,目不斜视,一副训练有素的精悍模样,让人一见就不敢小视。

离‘霸王府’数里远的一条小街上,有一家三层的醉翁酒楼。此楼在整个霸王城也是排得上字号的大酒楼,特别是它的招牌酒水“翁中仙”,更是出了名的好酒,为它揽下了不少闻名而来的客人。

此时正是午时用饭时分,所以醉翁酒楼正是人满为患,从一楼到三楼的桌前都坐有了人,挤满了用餐吃饭之人,不过每一桌上均是摆放着酒杯!

从酒楼外大街上路过的行人,都能闻到酒楼上发出的浓浓酒饭之香,让人垂涎欲滴,甚是诱人。

在二楼靠窗的桌子旁坐了四名男子,看起样子皆是不过三十,桌上摆了些可口的荤素小菜,还有一瓶闻名遐迩的“翁中仙”清酒。这四人赫然便是来到霸王城已有数天的王墨四人!

“我去这是什么破规矩啊!每桌只让点一瓶‘翁中仙’早知道咱们就分开坐了还能多喝几杯那!”贺誉夹了一块鸡肉,狠狠的塞进嘴里,嘟囔道

“有的喝就不错了!你看外面排队的,还喝不上那!”王墨这时从窗户往下居高临下望着什么,手中还把玩着一个盛满酒水的小酒杯,桌上的饭菜也未动几口,整个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懒散样子。

王墨斜瞥了一眼不远处的‘霸王府’,又收回目光看了看眼前的街面,脸上表情毫无变化,却一仰首,把那杯酒给喝了下去,然后继续望着楼外出神。

神农仙识曾经说过,神农的八体被八皇所困,如今以自己的修为断定不可能强行,这霸王连屠乃是人皇亲如手足的兄弟,要想接近人皇,唯有这连屠才是关键!

王墨一边用手指轻敲起桌面,一边推敲着心中的想法!

“这位公子请,您这边坐!你要的酒菜马上就上来了。”一位身穿白短褂的店小二,引着一位二十七八的白衣青年走上了二楼,并把他带到了王墨四人隔壁的一张空桌旁坐了下来,然后就急忙的下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。

这位白衣青年长的五官端正,双眼炯炯有神,眉宇间颇有几分英气,仅仅光看其那张脸,众人也能猜出此人定是富贵人家!

白衣青年坐下之后眼睛有意无意环顾了四周一眼,刚好和王墨的目光碰到了一起。

白衣青年猛然心头一怔,感到对方的眼神中有种莫名的深邃之感,似乎有种奇怪的引力就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,白衣青年微微吃了一惊,竟下意识的想要躲避王墨的眼神,脸色也微微一变。

从小过着不同与常人的生活,白衣青年自信自己的心性远过于常人,即使是屹立百年的仙者,也不可能有如此让人感到不自在的眼神,然而仅仅与对方相视一眼,白眼青年便感到心中一阵波澜

王墨也意外的惊愕了一下,仙识在‘避仙罩’之下偷偷扫过,此人竟有伤门二宫的修为,看其仙力波动,不像是驻颜之人!

白衣青年见王墨与贺方三人聊天之际,偷偷的使出仙识,想要勘察王墨四人的修为,猛然又是心头一惊,自己伤门二宫的修为,竟丝毫看不出对方的境界,心头暗惊王墨四人难道是杜门仙者!

如果让贺誉知道白衣青年此时心中所想,定会仰天长笑,王墨四人有避仙罩护住,只要不是死门境界的仙者,均是发现不了四人的真实修为。

避仙罩王墨本想给贺誉用,贺方已有梦瑶留给他的玉甲,贺宝也有刘俊阳的灵兽玉牌。然而贺誉却如何也炼化不了避仙罩,不禁贺誉如此,贺方贺宝二人皆是一样,无奈王墨只得炼化给自己,只要贺方三人距离王墨不超过百米的距离,都将会在避仙罩的护住之下!

王墨勘察完对方的修为之后,便不再留意,旋即与贺方三人闲聊起来,然而等白衣青年的酒菜上满了一桌后,对方开始吃饭之际,别说王墨四人,就是整个二楼均是一脸茫然的看着那白衣青年!

饭菜刚刚上齐,那白衣青年就开始大口吃喝起来,而且吃的十分香甜,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,甚至不用碗筷,直接用手抓着就着盘子吃!那本是洁白无瑕的锦华白衣,此刻却是油渍纵横!

眼睛微微一瞪,贺誉嘴巴一咧,低声道:“哎哟!我这小暴脾气,他这是在挑战我啊!”旋即便撸起袖子,一把抓着盘子上的烧鸡,狼吐虎咽起来!

仅仅不过百息,那白衣青年在舔干净最后一个盘子后,打了个饱嗝,取出一个手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,就扔下一袋金币,扬长而去,从头到尾都没有再向王墨这边望过一眼,似乎已把王墨忘得一干二净。

而一旁半只烧鸡还未吃完的贺誉,右手举着残鸡,脸上不断抽搐,:“妈的遇到高手啦!”

轻酌了一口‘翁中仙’贺方对着贺誉挑了挑眼睛,笑道:“誉爷您把烧鸡糟蹋成那样,我们还怎么吃呀!”

干笑一声,放下手中的半只残鸡,:“要不再点一只?”

“那倒不用我们都吃的差不多了!要不您老把账结一下!”

“”

这时,那名白衣青年出现在了街头另一端的巷口处,那里有另外一名三十出头,身着黑色长袍的短胡男子在等候着。

“公子爷您去哪里啦?这要是让夫人知道您又跑出来,又得罚您抄书啦!”微微叹了口气,短胡男子开口道“嘿嘿!火叔!我好长时间都没吃到世俗间的饭菜,只是去品尝了一番!您可不能出卖我啊!”那白衣青年嘻笑着说道。

“就你嘴馋!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咱们修仙之人应该清心寡欲,忌讳这种大吃大喝。可你就不听,你这一吃一喝,起码让心性又降低了不少。”短胡男子轻哼一声,脸上有些微怒道!

“呵呵!知道了,知道了,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!”旋即又转移话题道“对了,我在吃饭地方见到了其他修仙者。”

眼睛微微一怔,短胡男子轻哼道:“食用凡人之谷的,想必也不是什么高手!”

“不不火叔您都不知道我都看不出他们的修为!”

闻言,短胡男子心头猛然一惊,暗道’公子爷虽说顽皮,但也是少见的天才,更是伤门二宫的修为,连他都看不出来的难道是杜门仙者’

字-符防过-滤请用汉字输入hei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观,看最新章節